Raphael Mak - myself · Sport · Wah Yan

田徑和長跑 part 1

為甚麼會開始跑步?

這要由小學時說起。

小時我並不喜歡運動,覺得運動的人成績必定不好。但又出於好奇,去試泳隊選拔,去試陸運會。泳隊當然進不了; 陸運會小四跑接力,(好像)有獎牌,小六跑100米,決賽包尾 (好像是)。

中一又出於好奇,陸運會去跑一百米,進不了決賽。那年是記憶中中學生涯唯一一次在灣仔運動場的陸運會。到了中二,有同學介紹他在美國的大哥跑1600米 (其實是一英里賽? 約1608米) 的經歷給我,生起了我的好奇心,那年陸運會 (在小西灣運動場) 去了跑1500米。甚麼經驗都沒有,一落場就跑; 結果,尾段拉車,卻仍有銅獎。中三去了跑800米及1500米,皆不能獲獎。當時我根本沒有跑街的習慣,只有兩種準備: 其一,(只有一次) 在政府飛行服務隊開放日離場時跑到南環道尾近南跑道末端處,目的為不斷拍照; 其二,中期考試期間,偶爾一天考完試後連校服連書包慢跑回家。(學校距家約三公里)

那時我的世界只有華仁,卻有認識全華仁的人的天真理想。我仍是不喜歡運動,但在華仁想有點威風之事,結果進入一個校隊成為了目標。當時目標有二: 游泳、羽毛球,二擇其一。

小弟游泳不濟,又不知羽毛球校隊選拔。卻出於好奇去了試野外定向 (不被承認的一個「校隊」); 及後見「越野跑校隊」招隊員,好奇去試。當年的越野跑校隊由侯加彬老師主理,一星期練兩次,放學後換好跑服在小教堂外集合。大部份練習時間都在跑寶雲道。初期 (時為中三後期),跑寶雲道的有若干個中六大哥哥,此外就只有我,然我仍能跟著大哥哥們跑。又有些時候我們跑上山頂。自此,我愛上了跑步。

中四 – 終於代表華仁出賽了

中四的越野跑比賽是我第一次代表華仁出賽,當時我沒有太大division 1 division 2 division 3的意識,跑步成績也不太突出,雖是「大B」亦只能跑第三十幾四十幾。其實當時我的練習亦只有一週兩次的越野跑練習。同年我在陸運會1500米取得冠軍 (好像是?),取得代表華仁出戰學界田徑的資格。我是正正式式的校隊了。同學蘇俊堯叫我「加油,學界的對手很勁,很辛苦的」。我銘記在心。

校隊當然要有訓練; 那年唯一的訓練是在農曆新年期間,回校訓練。老師給我的訓練內容是圍著操場跑十個圈,尾三(四?)圈放個跑400 (800?) 米的進來鬥。就此而已。我自己平時仍是照常一星期跟越野跑跑兩次街。結果,在學界,對手真的很快,我連決賽也進不了。

值得一提的是,同一年,我第一次參加渣打馬拉松的十公里賽。與一大班華仁仔一起跑是一件很開心的事,雖然我已經跑得不慢了- 五十幾分鐘左右; 人頭湧湧又遲了出發,不很認真地跑,但仍十分開心。

暑假開始,越野跑練習暫停,我開始養成星期六下午自行跑街的習慣。因為熟悉程度的緣故,我的練跑首選總是寶雲道。到後來,知道寶雲道底下是從大潭水塘出來的水管,於是對大潭深感興趣,好奇心驅使下,有天跑了一次大潭來回,經寶雲道、黃泥涌峽道和大潭水塘道。(家在羅便臣道,跑到大潭海邊抽水站的碼頭,來回22公里) 跑了16公里後 (回程至黃泥涌峽時) 抽筋,捱回家中。

自此之後,我生了一股莫大的好奇心,想到處去跑。同一個暑假,我又發掘了金督馳馬徑等路線,當時是早上跑去太古城,吃了午飯下午才跑回家的,來回30公里; 還有柏架山道等路線; 而且又對遠足生了興趣,閒時去港島不同的山走走 (多是自己一個)。

「華仁鐵路」

我平常很喜歡幻想自己的世界,因此從小開始已經不斷畫地圖、構想圖等。到了中學,又幻想校園裡有地鐵系統。開始長跑後,幻想的鐵路系統成了練習的動力,總覺得自己是一列火車,在大地上奔馳。

規則很簡單: 跑過或是走過一個路段 (包括遠足),便可將那路段列為「華仁鐵路」的一部份。詳細情形如電氣化雙軌化等則自己決定。

叫「華仁鐵路」- 沒甚麼原因,可能太愛華仁吧,自然順口改了個這樣的名字。

在2008年,「華仁鐵路」的骨幹是東西本線 (摩星嶺路口 – 香港大學 – 柏道 – 羅便臣道 – 寶雲道 – 黃泥涌峽 – 大潭) 和南北本線 (灣仔碼頭 – 「華仁口」即聖若瑟小學外 – 灣仔峽 – 香港仔 – 鴨脷洲大橋 – 海怡廣場),另有貝璐線、薄扶林線、中環線 (碼頭經畢打街/雲咸街/舊山頂道到山頂)、金督線、布力線、克頓線、龍虎山線、西高山線、大潭本線、渣甸山線 (黃峽 – 渣甸山 – 畢拉山 – 大風坳) 、赤柱線 (黃峽經衛奕信徑一段到赤柱) 等等。現在「華仁鐵路」網絡已經「遍及」港九新界及大嶼山 (還要分為港島、九龍、西貢、東北、西北、大嶼山六間「分公司」),網絡「擴展」仍在進行。

很奇怪我要提這東西,是不是。我就是這樣想東西的。

中五

必須一提: 2008年9月我嘗試去走走在我家附近的「張保仔古道」(干德道後面的山上),因路徑不明顯 (雖然我有郊區圖作輔),差點跌下護土牆,幸及時爬回山徑回家,大難不死。上網查資料後,另一天再去走走,順利從舊山頂道經古道走到寶珊道。

第二年參加學界越野跑,總想有更好的成績,但也使得自己在十一月臨近時便緊張起來。大概十月 (?) 伍俊裕 (有否打錯) 和我討論升division,說希望一年升一個division (即到我中七那年便能在division 1作賽)。那年我中五,他中三 (雖然都是1992年出生)。說時易做時難,那年港華在越野跑 (division 3 area 2) 的各級(A/B/C)成績分別是第3、5、4名,總成績第三名,不能晉級 (div 3每個area只能升一所學校),然而卻是成績最豐收的一年。(那年李揚是隊長)

自己呢,不知甚麼事,比賽時肚子痛,第十八名,六個人裡面第四個回來,大失所望。在接著的一年裡,我對香港仔水塘 (比賽地點) 有了陰影。

那一年伍俊裕仍跑得比我快,陸運會5000米快我半分鐘有多 (20分尾?)。那一年我第一次參加學校陸運會5000米賽,與李榮晉平排衝線 (21分頭?),有人指我用手肘擋他,有obstruction嫌疑,幸得葉福華老師信任,才不致被取消資格。那是我跑步生涯的低潮之一,自覺敗了體育精神。我素性魯莽,只得到處小心翼翼,避免闖禍。然我又在陸運會的1500米取得第一。結果我在中五的田徑學界要跑兩個項目: 1500米和5000米。

始終是代表學校出賽,又有抱負要使華仁田徑升班 – 總要為學校賺點分回來,於是勤練習,又到跑馬地馬場的中場環迴路衝5000米。當時我又會到「長跑網」等論壇找資料參考 (長跑網在我長跑生涯的開始時發揮很大作用)。結果: 1500米仍是進不了決賽,5000米跑了19分14得第六 (即賺了3分+標準分)。

那年的另一個遺撼,是渣打馬拉松前一星期病倒了 (雖只是跑十分里)。服用中藥後勉強能跑,但成績沒有進步,仍是50分鐘左右。

中五要考會考,跑步暫停 (考第一科才暫停),到考了最後一份卷後簡直如同解放,翌日 (或是兩日後) 跑了一次居所單向往大潭 (乘車回家)。

暑假又是跑步、行山。和伍俊裕討論過越野隊週末搞長課 (即一星期三課),當然是搞不成。會考拿了5A,剛好差了一分,無法拔尖; 又覺得在港華難出頭,中六想轉去九華或是拔萃,算了,免麻煩 (拔萃是直資,九華好像不收外校中六生)。想不到,在港華的額外一年中七,我見證了這麼多的轉變 (音樂和體育皆然)。命運,就是如此曲折離奇。

(還有一點: 我早前在facebook上載了英國Downside學校的資料夾,那是因為我在中三時考慮過到英國讀書,最後沒有成事。回想起來,還不禁要再說一次: 如果當年去了英國讀書,我的故事會怎樣發展呢,華仁那邊又會怎樣發展呢?)

待續 (有排打…)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田徑和長跑 part 1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