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 Music event promotion · Orienteering · Raphael Mak - myself

Mid-December – planning the year 2015

Mid-December 2014. Perhaps a bit late to plan the next year (or might be just in time). 2014 has been indeed a year never before experienced. Compositions, maps, super long trips. Ever tumultuous and changing society. Admiralty, Causeway Bay and Mongkok revolutionizes our urban spatial experience (and above all political, but remember that planning is… Continue reading Mid-December – planning the year 2015

Raphael Mak - myself · Sport · Wah Yan

田徑和長跑 part 1

為甚麼會開始跑步? 這要由小學時說起。 小時我並不喜歡運動,覺得運動的人成績必定不好。但又出於好奇,去試泳隊選拔,去試陸運會。泳隊當然進不了; 陸運會小四跑接力,(好像)有獎牌,小六跑100米,決賽包尾 (好像是)。 中一又出於好奇,陸運會去跑一百米,進不了決賽。那年是記憶中中學生涯唯一一次在灣仔運動場的陸運會。到了中二,有同學介紹他在美國的大哥跑1600米 (其實是一英里賽? 約1608米) 的經歷給我,生起了我的好奇心,那年陸運會 (在小西灣運動場) 去了跑1500米。甚麼經驗都沒有,一落場就跑; 結果,尾段拉車,卻仍有銅獎。中三去了跑800米及1500米,皆不能獲獎。當時我根本沒有跑街的習慣,只有兩種準備: 其一,(只有一次) 在政府飛行服務隊開放日離場時跑到南環道尾近南跑道末端處,目的為不斷拍照; 其二,中期考試期間,偶爾一天考完試後連校服連書包慢跑回家。(學校距家約三公里) 那時我的世界只有華仁,卻有認識全華仁的人的天真理想。我仍是不喜歡運動,但在華仁想有點威風之事,結果進入一個校隊成為了目標。當時目標有二: 游泳、羽毛球,二擇其一。 小弟游泳不濟,又不知羽毛球校隊選拔。卻出於好奇去了試野外定向 (不被承認的一個「校隊」); 及後見「越野跑校隊」招隊員,好奇去試。當年的越野跑校隊由侯加彬老師主理,一星期練兩次,放學後換好跑服在小教堂外集合。大部份練習時間都在跑寶雲道。初期 (時為中三後期),跑寶雲道的有若干個中六大哥哥,此外就只有我,然我仍能跟著大哥哥們跑。又有些時候我們跑上山頂。自此,我愛上了跑步。 中四 – 終於代表華仁出賽了 中四的越野跑比賽是我第一次代表華仁出賽,當時我沒有太大division 1 division 2 division 3的意識,跑步成績也不太突出,雖是「大B」亦只能跑第三十幾四十幾。其實當時我的練習亦只有一週兩次的越野跑練習。同年我在陸運會1500米取得冠軍 (好像是?),取得代表華仁出戰學界田徑的資格。我是正正式式的校隊了。同學蘇俊堯叫我「加油,學界的對手很勁,很辛苦的」。我銘記在心。 校隊當然要有訓練; 那年唯一的訓練是在農曆新年期間,回校訓練。老師給我的訓練內容是圍著操場跑十個圈,尾三(四?)圈放個跑400 (800?) 米的進來鬥。就此而已。我自己平時仍是照常一星期跟越野跑跑兩次街。結果,在學界,對手真的很快,我連決賽也進不了。 值得一提的是,同一年,我第一次參加渣打馬拉松的十公里賽。與一大班華仁仔一起跑是一件很開心的事,雖然我已經跑得不慢了- 五十幾分鐘左右; 人頭湧湧又遲了出發,不很認真地跑,但仍十分開心。 暑假開始,越野跑練習暫停,我開始養成星期六下午自行跑街的習慣。因為熟悉程度的緣故,我的練跑首選總是寶雲道。到後來,知道寶雲道底下是從大潭水塘出來的水管,於是對大潭深感興趣,好奇心驅使下,有天跑了一次大潭來回,經寶雲道、黃泥涌峽道和大潭水塘道。(家在羅便臣道,跑到大潭海邊抽水站的碼頭,來回22公里) 跑了16公里後 (回程至黃泥涌峽時) 抽筋,捱回家中。 自此之後,我生了一股莫大的好奇心,想到處去跑。同一個暑假,我又發掘了金督馳馬徑等路線,當時是早上跑去太古城,吃了午飯下午才跑回家的,來回30公里; 還有柏架山道等路線; 而且又對遠足生了興趣,閒時去港島不同的山走走 (多是自己一個)。 「華仁鐵路」 我平常很喜歡幻想自己的世界,因此從小開始已經不斷畫地圖、構想圖等。到了中學,又幻想校園裡有地鐵系統。開始長跑後,幻想的鐵路系統成了練習的動力,總覺得自己是一列火車,在大地上奔馳。 規則很簡單: 跑過或是走過一個路段 (包括遠足),便可將那路段列為「華仁鐵路」的一部份。詳細情形如電氣化雙軌化等則自己決定。 叫「華仁鐵路」- 沒甚麼原因,可能太愛華仁吧,自然順口改了個這樣的名字。 在2008年,「華仁鐵路」的骨幹是東西本線 (摩星嶺路口… Continue reading 田徑和長跑 part 1